第20版:人文山阳 上一版3  4下一版
浊鹿城怀古
司马懿转兵洞之谜
佛王冢和郑王匾
武陟油茶的民俗
稿 约
焦作日报 | 焦作晚报 | 焦作网 | 焦作论坛
上一期 版面导航    
下一篇4 2011年12月19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
浊鹿城怀古

  浊鹿城旧址台地 王保成 摄
 
移动手机用户:发送短信 jzsjb 到 10658300 即可订阅《焦作手机报》,3元/月。不收GPRS流量费。
登录 焦作网t.sina.com.cn/jzwww焦作手机报t.sina.com.cn/jzsjb) 官方微博参与互动
 

  □王保成

  “废邑萧条落照边,山阳遗迹是空传。肺肠未溃尤能活,灰土已寒宁复然。负鼎运来厚有力,考槃人去更堪怜。因君忆得曹瞒事,铜雀台荒又几年。”这首诗是金代大诗人元好问所作的《过浊鹿城与赵尚宾谈山阳旧事》,借汉魏故事讽刺当时的金元更替,而他所说的浊鹿城,也就是东汉末代皇帝汉献帝刘协做山阳公时的封国都城,其遗址在今天修武县东北二十余里的李固村南。

  那天下午和朋友来到了这里,顺着残存的西城墙根走了一遭,我们就上了那片明显高于四周的台地——浊鹿城废址。站在台地上,极目四望,可以依稀看出浊鹿城的范围,我们发现,浊鹿城真的好大,完全可以证实《太平寰宇记》所说的“城周回一十五里”。

  虽然城址现在已成耕地,但台地的断面处随处可见汉代的陶器和瓦当残片,这也印证了史志关于浊鹿城最起码为汉城的记载。自古以来,就有把此城和上古几位著名的部落联盟首领联系起来的猜测,但都缺乏考古证据。而浊鹿城真正见诸史册的,则是《后汉书·献帝纪》:“兴平二十五年三月,改元延康,冬十月乙卯逊位,魏王丕称天子,奉帝为山阳公,邑一万户,位在诸侯王之上,奏事不称臣,受诏不拜,以天子车服郊祀天地,宗庙祖腊皆如汉制,都山阳之浊鹿城。”刘协到了浊鹿城,生活究竟如何,正史没有记载,但在修武却有他在此宽赋薄税、把山阳国治理得井井有条以及他常出宫为百姓治病的传说。

  浊鹿城的最后一次辉煌是在隋唐之际。新旧唐书都记载,李厚德以浊鹿城来降唐,遂以浊鹿城为州治,设陟州,以原修武县为紧县。这说明李厚德此前应盘踞在浊鹿城,并因此得官。但《新唐书·忠义传》却记载李厚德的兄弟李育德为首任也是最后一任的陟州刺史。《忠义传》记载,李育德的祖父李谔曾官至通州刺史,为一代名臣。至李育德时,家财巨富,奴仆百人。隋炀帝大业年间,各地开始起兵反隋。李育德招兵买马,据守修武以自保。隋亡后,李育德起初投靠李密。武德二年,他以修武之地降顺前来征讨王世充的秦王李世民。李世民在浊鹿城设置陟州,拜李育德为陟州刺史。武德四年,其兄李厚德设计赶跑殷州王世充的守将段大师,李世民喜出望外,遂拜他为殷州刺史,并废陟州。因李育德为弟,任其为李厚德属官。关于这段历史,虽然史书上互有牴牾,但在浊鹿城设陟州应是确凿无疑的,只是时间很短,只有两年时间。即便如此,以浊鹿城可以作为州治来看,其城市规模自然不会太小,这也就是为什么《太平寰宇记》说其“周回一十五里”了。这周长达到一十五里,在古代的城池中,绝不能算小,因为明清的修武县城周长也不过四五里。此后,浊鹿城永远淡出了历史的视线,只有一些路过此处的文人,会想到这里曾是一代帝王的食邑封都。到了金代,就成了诗人眼中的“废邑萧条落照边”了。

  东城墙向东数十米,我们却被一条从北而来的河沟挡住了去路,这条河沟刚好绕城而过,它会不会是当时的浊鹿城护城河呢?我们看到河对岸南面,有一个痕迹明显的旧河道,宽约十几米,朋友忽然说,这个正在湮没的河道,是不是古清水的河道?难道古清水因为某个时期地形的突然变化才改成了现在的河道?如此,则浊鹿城又名清阳城的原因就不言自明了。

  浊鹿城正中有一条平整的乡间公路,从北向南贯穿城址。我猜测,这条路可能原本就是浊鹿城的中心大街,南门则是其正门,从此向东南可达古修武城所在地宣阳驿。而沿途所见,真的证实了我的猜测,因为所行之路,有很长一段陷于两旁土地一米多深,这是古官道遗迹的重要特征之一。

  回去的路上,忽然想起清人张六计《汉献帝陵墓》的两句诗来:“披史何须气不平,到头公道自分明。”其实何止如此,固如金汤又如何?我如今只能在荒榛野丛中苦苦寻觅城池的痕迹,更何况百年已朽的凡体肉身,无论是当年不可一世的帝王将相,还是命如蝼蚁的平民百姓,统统早已化作尘土,与这广袤的黄土融为一体了。

 
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
焦作日报社数字报刊  地址:焦作市山阳路56号 焦作日报社主办  邮编:454002  电话:0391-3924268
豫ICP备05017631号
所有内容为焦作日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 
关闭